滾動文章 Rolling Articles

我站在洞口看著洞內不斷滴下來的水點,每秒三四點,滴在一幅三米乘四米左右的水灘,儼如一張水床。身後的海浪聲,襯托洞內清脆的水滴聲,成為天然交嚮樂章。我想起那些被迫挖洞的南丫島居民,據說他們在洞穴建成後已被滅口;70多年後的島上居民,現在可在島上圖書館悠閒地借一兩本食譜看海下廚,生活與生存不可同日而語。
貓,但你知道為何我,以及一羣路人,每隔幾天都要來找你,爭相搓揉你下巴的輕柔毛髮,與背上猶如地圖的斑紋嗎?你一定深明,即使是憂愁少女與冷漠中年漢,都會因你享受輕撫輕閉眼睛而展露笑臉。
我期待下一部香港文學或電影作品,圖書機可取代《旺角卡門》的梅窩電話亭,讓主角在黑夜中發光的圖書櫥窗前,激吻五分鐘,成就一個尖沙咀黑夜新經典。
這書像是作者的日記,把撫養雛鷹的經驗娓娓道來。她替雛鷹兄弟取命為米開朗基羅與拉斐爾,然後從錯誤中學習與這對跟自己完全不同的物種生活。單單是解決雛鷹休息與吃飯的問題,已叫初次近距離接觸鷹的作者崩潰!讀著這些文字,真有點像看初養動物指南,甚至是新手父母手記般叫人忍俊不禁。
而我執意要坐著電車(還要是上層)去閱讀《林葉的四季》;原因是,能慢慢閱讀林葉對於城市與大自然的詰問,並可偶爾舉頭於站與站停頓之間,細味港島老樹與大廈間共存的味道。在九龍和新界,就未能擁有這五感享受。
不過,還是勸大家養頭貓,這樣才能體會貓的智慧,也可終日待在家中看牠們舔毛咪眼,不用再跟人類爭一日之長短了。